俄罗斯最头疼的地方

设计理论 dede58.com 浏览

小编:不少中国人对俄罗斯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战斗民族。的确,俄国人生性好斗、体格健硕,但他们从不认可战斗民族这一称谓。 战斗民族吗 相反,在俄罗斯,战斗民族这个词属于哥萨克人

 不少中国人对俄罗斯人的第一印象就是“战斗民族”。的确,俄国人生性好斗、体格健硕,但他们从不认可“战斗民族”这一称谓。

  

  战斗民族吗

  相反,在俄罗斯,“战斗民族”这个词属于哥萨克人和车臣人:前者长期忠于俄中央政权,为俄国百年的开疆大业立下汗马功劳;后者则对斯拉夫民族的统治坚拒不从,同样历经百年让自己与俄族人立下不共戴天之仇,成为了让“战斗民族”最头疼的“战斗民族”。

  今天,我们就来一起聊一聊这个最让俄国人头疼的“战斗民族”。

  

  身经百战,遍识对手

  在高加索山脉以南,山峦叠嶂的地貌特征很早就孕育了与世隔绝的山地文明,这里的山民,便是车臣人的祖先。闭塞的环境逼迫他们学会就地取材、自给自足。依托险峻的山峦,他们经常打劫翻山越岭的路人维持自己的生存,这使车臣人的骨子里就有好斗的基因。

  在高加索山脉以南

  便是著名的高加索山地三国

  

  在高加索山脉北边,一望无垠的顿河-伏尔加大草原正吸引着众多游牧民族到此放牧,每天都在产生新的霸主。但从匈奴人、突厥人到蒙古人,所有霸主和车臣人祖先的恶斗都以失败告终,让车臣人有了作为山地主人的历史自信。

  北方草原走廊的游牧民族一个接一个

  大高加索山保护了南方的两河与波斯

  

  时间来到了18世纪末,草原游牧霸主烟消云散,北高加索的新霸主是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的领导下的俄国。1785年,俄国赶走土耳其人,成立了高加索总督区,负责高加索边境地区事务管理。

  

  但是,车臣人还是我行我素,持续不断的打劫活动严重破坏了高加索总督区的稳定。不甘失败的奥斯曼帝国也持续唆使车臣的伊玛目和毛拉们起兵造反。于是,在拿破仑完全战败后,叶卡捷琳娜女皇的孙子——沙皇亚历山大一世迅速调转枪口,开始谋划对高加索地区的彻底征服,永除后患。

  俄国在19世纪初绘制的北高加索地图

  俄国对当地的统治已相当精细

  

  车臣人依旧骁勇善战,但新式训练下的俄国人更胜一筹。1859年,车臣终于被强行并入了俄国版图。

  然而心怀不甘的车臣人不断给俄国人捣乱。恼羞成怒的俄国人残酷地镇压了1877年车臣-达吉斯坦起义,而在苏联时代,苏联政府更是借集体改造和通敌问题不断欺压车臣人,双方的民族仇恨到达了极值。

  

  苏联解体后,车臣立刻趁机独立,与俄国人的又一轮恶斗开始了。

  这一轮独立的领导人焦哈尔杜达耶夫是苏联军中首位车臣将领。由于在阿富汗战争中表现突出,杜达耶夫被调任爱沙尼亚驻军司令,负责镇压波罗的海民主革命。

  焦哈尔杜达耶夫

  

  但爱沙尼亚人的遭遇唤醒了杜达耶夫关于本族人悲苦命运的回忆,同病相怜的民族同情油然而生。杜达耶夫非但没有镇压独立运动,反而在暗中与克格勃特工斗智斗勇,保护爱沙尼亚独立分子,独立进程得以顺利推动。

  波罗的海三国相继独立后,在将军的脑海中,车臣共和国的未来画卷也在徐徐展开。

  波罗的海三国都有以杜达耶夫命名的街道小巷

  在这些地方的人们看来

  杜达耶夫的名字象征着自由与独立

  图为拉脱维亚的杜达耶夫路

  

  1991年9月,被革职的杜达耶夫推翻了车臣苏维埃政权,宣布车臣共和国独立,并出任首任总统。

  苏联解体后,俄罗斯自顾不暇,叶利钦于是选择了对车臣妥协。1992年5月25日,杜达耶夫政权与俄罗斯签署了《关于撤军和车臣共和国与俄联邦分配财产条约》,俄联邦行政机构全部撤出车臣,北高加索军区的大量武器装备也移交给了车臣武装。车臣的完全独立,仅差一份书面声明。

  来一面“车臣共和国旗”

  

  百年“车臣梦”终于实现,杜达耶夫欢欣鼓舞,然而他要面对的困难却一点也不少。

  骨感的现实与两次车臣战争

  俄罗斯从来没有从书面上承认车臣独立,车臣的完全独立显然为叶利钦所不容。和车臣和解只是俄罗斯高层的缓兵之计,叶利钦另外扶持了一个跟杜达耶夫不合的部落首领,以图日后重返车臣。

  这个策略不能不说不高明:在能力不足时留下争议,用小股势力骚扰对手,等自己缓过劲来了再一举反攻。

  但叶利钦似乎高估了对手的治国能力。军人出身的杜达耶夫对经济发展和社会管理极为陌生,他的行政班底也是如此。新独立的车臣共和国内乱频发、经济落后,政府却对此无能为力。

  然而军人出身的杜达耶夫并不会治国

  

  从1993年开始,车臣人又像他们的先祖一样,对领近的印古什共和国和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“打家劫舍”,造假币、偷石油、打劫列车、勒索赎金俨然成了车臣的主要资金来源。

  先抢邻居的

  

  叶利钦坐不住了,在完成“炮打白宫”、剪除议会内反对势力后,他终于能够腾出手来,开始“清算”杜达耶夫了,这就有了后来的第一次车臣战争。

  然而,俄军的准备工作十分不充分,部分将领还以军费短缺为由公开反对此次战争,甚至闹出了“国防部副部长罢战辞职、前线司令拒绝指挥战斗”的闹剧。

  第一次车臣战争

  

  

  战争,也正好撞在了杜达耶夫将军的枪口上。他的部队士气高昂,不少士兵参加过阿富汗战争,经验老道。小而精的军事力量逼得俄军下了大力气才拿下首府格罗兹尼。

  事情还没有结束,车臣武装效仿他们的祖先,化整为零进入山区,不断偷袭俄军。特别是巴萨耶夫在1995年制造的布琼诺夫斯克人质事件震惊全俄,迫使叶利钦与车臣进行谈判并从车臣全面撤军。

  车臣仿佛成为了山地世界对俄罗斯平原的

  一个难以解决的突出部

  

  “战斗民族”终于在真正的“战斗民族”面前屈服了。

  但对杜达耶夫的追杀没有终止。1996年4月21日,杜达耶夫在与俄联邦谈判代表通话时暴露了自己所在的方位,空地导弹随后到达,把杜达耶夫炸得粉身碎骨。

  可能是这样被瞄准的

  

  可这一点也没有改善车臣的乱象。杜达耶夫的继任者们各自为战,俄罗斯这下连一个谈判对象也找不到了。

  3年后的1999年7月,不安分的巴萨耶夫再次深入俄国境内偷袭俄内务部的哨所,直接导致了第二次车臣战争。然而与第一次车臣战争相同,车臣士兵依旧彪悍,俄军依旧疲软,进攻步伐非常迟缓。

  唯独与第一次不同的是,这一次站在俄军背后的是普京,他坚持将战争进行到底,要求将军们伤亡再大也绝不后退。新一轮格罗兹尼攻城战如同当年的柏林前线,俄军凶狠无比。

  

  俄军终于复仇成功,巴萨耶夫们再也没有回到格罗兹尼。曾经的车臣大穆夫提艾哈迈德卡德罗夫(老卡德罗夫)在关键时刻倒向俄军并为其“带路”,这也使其获得了普京的信任,并在2003年10月正式就任车臣总统。一个新纪元开始,“战斗民族”貌似开始臣服于“战斗民族”了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127.0.0.122/experience/theory/2018/0228/130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